盖弟闯KPL两月没回家 关系户?Sky:没人比我知道他多努力

  • 盖弟闯KPL两月没回家 关系户?Sky:没人比我知道他多努力

    2020年4月25日 By lollpl 0 comments

      谁能成为在常规赛战胜BA黑凤梨的绝杀者?11月8日,这个让大家好奇了一个月的谜团,终于有了答案。但谁都没有想到,主人公属于“在KPL当了半赛季透明人”的新军WE。

      “我们一直在尝试着触底反弹,打BA前,我们就抱着怎么也要把他们拉下水的心态。拼了!”语调逐渐上升的教练李俊峰(ID:loveCD)在后台接受采访时,有些兴奋。

      上一次让他这样激动的日子是KPL预选赛,同样是触底反弹,剧情有些相似。经历了首日两连败、单局长达57分钟的KPL最长拉锯战后,在输一场就淘汰的绝境之下,WE以连续5场比赛2-0横扫对手,从败者组突出重围抢下一张宝贵的KPL入场券。

      “WE牛逼!”从教练席弹起来的loveCD振起双臂高呼着,“做了这么多年电竞,也拿过冠军,我以为这次的比赛不会让我激动,但那次我真的职业生涯第一次手脚发麻,根本不能控制自己。”

      从组队以来,WE王者荣耀分部的成绩并不理想,连续几次都没能从次级联赛中崭露头角。预选赛开打前,WE已经向李俊峰和所有的队员递了话,“就再做最后一届,如果再打不进KPL,就不再做这个分部了。”

      loveCD在电竞圈有一个流传更广的昵称,叫“盖弟”。他的哥哥是WCG2005 、2006魔兽争霸项目的世界冠军,有着“中国电竞第一人”之称的“人皇”Sky。

      “我哥夺世界冠军的奖牌一直都放在家里最醒目的位置,2008年那会儿那还是北京奥运会的火炬手,那个火炬我们家也一直收藏着”,整个学生时代,loveCD都活在哥哥的光环下,“中学上课的时候,大家聚在一起看比赛,大家就都知道,我的哥哥是sky。”

      从一所普通的2本大学毕业的loveCD,在进入社会的第一年才开始决定进入电竞行业。“刚毕业的时候,每个月只有1000块,在过的不是很顺心的时候,我哥把我领进了行。”

      当时有一款早期魔兽争霸RPG地图叫“澄海3C”,sky练习了一段时间之后还是怎么都打不过刚上手的弟弟loveCD。“我当时觉得做一名合格的电竞选手,应该比一个应届大学生赚的要多点。而且他天赋这么好,就试着带他出来打打看。”sky回忆。

      loveCD的微信名就叫“盖弟”,从入行的那一天起,“盖弟”就成了伴随他的另一个标签。他从不避讳自己“盖弟”的身份,还曾在哥哥比赛的时候,在现场举着“我是盖弟,我为Sky加油”的标语为哥哥呐喊。loveCD说,“我从来不觉得这是压力,我哥一直都是家里的顶梁柱,我对他的感情更多的是崇拜。也没想着要超越我哥,我更单纯的想法是不能给他丢人。”

      刚打职业的时候,sky会给弟弟安排训练时长,下任务,而深知自己入行已晚的loveCD也坚持着没日没夜的练习。半年后,他有了和哥哥一样的身份——一名合格的职业电竞选手。2011年,loveCD在连续获得了包括StarsWar6全球总决赛亚军、G联赛第二赛季、第三赛季亚军等9个亚军之后,终于在NSL世界大赛上收获了冠军。

      “在神族最为弱势的时候,他能成为中国最一线的神族选手在世界范围内和高手较量。”当时《星际争霸2》资深解说阿龙,称赞他为中国神族放力场最有想象力的选手。但好景不长,《星际争霸2》项目上在2012年热度锐减,比赛数量急剧下降,很多战队都解散了队伍,“每个月只有3500元的基本工资,连训练的地方也没有,如果不是因为我哥的原因,WE都不会留着SC2这个项目。”

      “如果说,我哥是改变了电竞在中国走向的关键性人物的话,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,放在大海里面就是一根针的那种角色…”尽管曾在《星际争霸2》项目上成绩不俗,但loveCD始终觉得自己有些“对不起WE的这么多年的栽培”,直到率领WE王者荣耀分部挺进KPL的那一刻,他才说,“终于为俱乐部做出贡献了!”

      那一天,sky第一个给弟弟发了微信,还激动地发微博庆祝“给大家郑重介绍一下,这是我弟,牛逼不?”

      loveCD以WE主教练的身份登上KPL舞台的前一天,sky还不忘发短信叮嘱弟弟,“西装要穿好,注意细节,新队伍刚上来要注意开导队员,你自己也要保持好的心态,不要有太大压力。”

      “弟弟李俊峰,从小就被我欺负,虽然家里的电脑很烂,但他还是必须在旁边眼巴巴地等着。只有我实在不想玩的时候,才会批准他玩一会儿(我太坏了…)不过他的星际天赋比我强,练习得也很刻苦。十年后,他跟我一样,成为了电竞职业选手,现在的他依然年轻,我相信他迟早会获得冠军,并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。

      在《星际争霸2》衰退之后,loveCD在哥哥的建议下转型《英雄联盟》并和WE青训队一起冲进了LSPL。当时青训队排位训练时,也总能遇到LPL的强队,“smlz觉得我的辅助还可以,就建议我可以去M3战队试一下。”

      “当时我在这个游戏上的经验一般,但其实我的年龄已经不小了,都已经23岁了。在整个电竞圈里面,黄金生涯就是18岁到22岁之间……”在loveCD最犹豫的时候,哥哥的力挺让他接受了挑战。

      但是M3有着梦幻般的阵容,loveCD的四名队友是Looper、Dade、smlz、Condi,但由于沟通和磨合上的问题,五个人始终没有擦出火花。在这个游戏上资历最浅的loveCD也经历的前所未有的质疑。

      “关系户”、“最菜辅助”、“队霸”……一系列的负面评价让loveCD经历了最黑暗的时光。

      在那段时间里,sky曾几度出面解释并在提及弟弟时激动落泪,“我希望他能够成功,我也比任何人都知道他的压力”,“我从来都没有参与过M3战队换人层面的任何事情和决定。CD并不是什么队霸,而所有认为队霸行为导致的人事变动,我也从来都没干预过。”

      最终,在那支堪称梦幻阵容的战队中,loveCD从《英雄联盟》项目黯然退役。“我走过弯路,做过错误的决定,在职业生涯里有太多遗憾,如果我当时能跟青训队一起成长、一起打下去的话,我的职业生涯或许会走得更远……”回忆起那段日子,loveCD依旧满是感慨。

      幸运的是,做选手的遗憾,loveCD可以在BP台上在另外一个舞台上弥补回来。

      loveCD的昵称,源于他的妻子,CD是妻子名字的缩写,从学生时代就在一起的两个人毕业后结了婚,这个ID也成了loveCD和妻子爱情的见证。

      新赛季,WE俱乐部被分在了西部赛区,loveCD也把家搬到了成都,他的妻子和一岁大的女儿也全都从上海搬了过去。

      他在基地附近租了一套房子,每天上午,他都会骑着电瓶车跟队员们汇合,一天的训练赛后,后半夜才能回家。“比起预选赛,现在我已经很幸福了。至少每天还能回家,每天晚上回去的时候,哪怕她们已经睡了,也能够看看她们,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还能一起聊聊天。”

      在次级联赛征战的时候,loveCD跟着队伍跑遍了各地,预选赛时更是整整两三个月没有回家。“比赛期间,我女儿生了病毒性的疱疹,又刚刚断奶了,为了不影响我工作比赛,妻子都没有告诉我。”

      当loveCD带着WE闯进KPL,回到家抱着瘦了一圈的女儿时,他的眼圈红了,“真的感觉特别难受,家里人也为我付出了很多,好在我们最后挺过来了,真的站到了KPL的赛场上。”

      2017王者荣耀冠军杯的总决赛,QG成为冠军,这场比赛loveCD在电视前全程关注着,一个镜头也没敢错过。

      “现场那么多欢呼的粉丝,比赛中的激烈程度一点都不亚于我之前经历过的那些电竞职业联赛。”也是这场比赛改变了loveCD对 《王者荣耀》的看法,坚定了带队做教练的看法。

      “我很欣赏Gemini,能够连续几届的冠军队伍,一定是有自己的独到的见解和带队的理念的。”虽然同样是征战过多个电竞项目的老前辈,但对于其他教练的仰慕之情,loveCD从不遮掩。这个赛季,WE和QGhappy第一次交手时,loveCD还在后台主动加了Gemini的好友。

      loveCD说:“只有夺得冠军,才能证明你在这个行业是正儿八经地在奋斗,其他东西都不足以成就。”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o Top